话剧《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爱情有无数种可能

2016年04月06日 13:28 来源:财新网 作者:实习记者 符青秧
编剧尼克·佩恩用简洁的语言、幽默的方式,展示了50个平行宇宙里爱情可能的情景,不断结束又重新开始

  【财新网】(实习记者 符青秧)“我们都是平行宇宙的一部分。在任意一个时间点,不同的结果会在平行宇宙中共存。”此句台词出自探讨宇宙理论的浪漫喜剧《Constellations》,由英国青年剧作家尼克·佩恩创作。2012年,他凭借该剧成为获得伦敦标准晚报“最佳剧作奖”最年轻剧作家。2015年11月,王翀作为翻译兼导演,首次将该剧搬上中国戏剧舞台,中文译名为《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2016年4月4日,王翀在北京单向街书店分享了他创作这部戏的心得。

  《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讲述了宇宙学家玛丽与养蜂人罗兰的故事。他们聊天,试图互相了解,坠入爱情,最后分手。而这只是他们在某个时空的故事。根据宇宙平行定律,在另外无数个时空里,有无数个玛丽和罗兰,他们有无数种可能。剧本在量子物理的背景下探讨爱情、友情和自由意志,将浪漫主义文学和严谨的科学结合在一起,介乎于理性与感性之间的独特气质,50个平行宇宙中发生的故事被13台摄像机在舞台上依次展开。

2

戏剧导演 王翀

  王翀回忆第一次看到剧本时的心情,“激动、兴奋,这是难得一遇的好剧本”,于是决定亲自翻译并导演,将其搬上中国舞台。王翀此前的作品《地雷2.0》《群鬼2.0》《样板戏2.0》具有很强的冲劲和冷硬的特点,《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则不同,他认为这部剧本既有温度又很柔软,结构上也很独特,共50场戏,比较碎片化。

  剧本里男女主角身份设置为宇宙学家和养蜂人,王翀认为这是非常巧妙的设置,“女主角研究的是很宏大的事物,而男主角养的蜜蜂是很微小的存在,我觉得宏大与微小之间是有一种辩证关系的,甚至是循环的关系。”在执导该戏之前,王翀曾特意前往纽约百老汇观看杰克·吉伦哈尔的主演的版本。

  尼克·佩恩对男女关系的种种可能性、人的情感有深刻的理解,剧本里不仅仅表现爱情美好的部分,而且包含了压抑、痛苦的部分。他用简洁的语言、幽默的方式,展示了50个平行宇宙里爱情可能的情景,不断结束又重新开始。观众在看戏时能感受到一对男女所可能经历的所有情感,由此联想到个人境遇,舞台上演出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故事。王翀认为这部戏能够带给观众一定的思考,为什么我会和这个人走到了今天,而不是另一个人?人的存在是否有意义?

  原著《Constellations》直译作《星座》,王翀开始想把中文译名定为“观天象”,但果壳网阅读创始人小庄建议译为“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因为这“更具有现代人的感觉”,中文译名沿用至今。小庄说,“英文单词翻译成中文时有多种解释,你可以选择符合想要表达的那种解释,这个选择和平行宇宙的概念挺相似的。”

  《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并不是王翀的第一部翻译作品,从2007年起王翀便开始翻译剧本,他曾翻译过伍迪·艾伦的独幕剧《中央公园西路》、奥古斯特·斯特林堡的经典悲剧《朱丽小姐》。开始时,为了保持原著的精髓,王翀倾向于逐字逐句翻译,尽可能完整传递作者的想法。后来,他有意识的让“翻译隐身”,让剧本尽可能通顺。他认为作为翻译兼导演,翻译就是分析、学习、理解剧本的过程。尼克·佩恩在《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中用了很多英国地名、口语、事物,王翀翻译时用了更好理解的方式,让观众感觉不到这是翻译作品。

  王翀被称为“新浪潮戏剧导演”,他的标志性剧场语言是影像,除了传统的舞台表演之外,现场拍摄同时进行,舞台上的屏幕放映实时拍摄出的内容。无论早期的《中央公园西路》《雷雨2.0》,还是近期的《大先生》,都有他娴熟使用的视听语言元素。

  《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中,王翀将13台摄像机放置在舞台上,呈表盘形,1台居中,12台分布在12个钟点的位置,具有时空流逝和多种空间的寓意。摄像机起到了观察者的作用,不同的观察者看到的结果可能大不相同。王翀表示,这部戏对于演员的挑战不小,摄像机并无演员操作,仅靠演员的精确走位和后台的切换。扮演男女主角的李嘉龙、王小欢,必须在80分钟里塑造出50种完全不同的情感状态。在每一种可能性的表达上,他利用并列的长镜头,以快切、淡入淡出等方式进行平行宇宙的切换。

  《平行宇宙爱情演绎法》作为“天桥·华人春天艺术节”剧目之一,将于2016年4月22、23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进行第二轮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