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无奈,财政有为

2016年04月25日 14:05 来源: 作者:张化桥

  最近,我读了两本关于当今世界经济困局的英文书。一本是安联集团(Allianz)的首席顾问 MohamedA.El-Erian 的新书,The Only Gamein Town,《央行是当今世界的唯一玩家》。这本书出自名人,但无新意。不过,我还是把它归纳给大家。

  另外一本是很有意思的旧书。它是野村证券的辜朝明(Richard Koo) 2009年写的。The Holy Grailof

  Macroeconomics。他讲1990年以来,日本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并且把这个概念应用到美国的1929-31年的大萧条,以及今天的世界。

  先谈辜的书。他说,日本在1990年以前,经济腾飞,人民信心爆棚,负债过高,炒房,炒股和做生意。但是,当1990年,房地产和股市崩盘之后,他们马上发现自己要么是"负资产",要么并没有很多钱。为了保全身价,大家纷纷减债。不管利率多低,银行多么殷勤,绝不再借,能归还的债务马上归还。这个过程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完成,而且很多人的"野兽精神"也被打掉了,心有余悸,不敢再随便借款投资炒这个那个的。

您好!此文需付费阅读,单篇文章价格5元(即需5个点数),请 登录 后购买点数;未注册用户请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