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未与中国医院合作 包括武警二院

2016年05月04日 13:21 来源:财新网 作者:记者 盛梦露
“斯坦福”的招牌频频出现在各类医院广告合作方中,为一些新疗法背书。但斯坦福官方回应称,“并未与中国医院有过合作,与魏则西事件更无关联”

  【财新网】(记者 盛梦露)在近日引发关注的魏则西事件中,“与斯坦福大学合作”成为涉事方武警二院宣传其“生物免疫治疗”的招牌。但斯坦福大学近日出面,否认与中国医院有任何合作。

  斯坦福大学是美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其医学中心为业界翘楚。2016年5月4日,据《京华时报》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媒体关系部工作人员表示,斯坦福大学方面并未与中国医院有过合作,与魏则西事件更无关联。

  同时,微信公众号“有槽”在4月29日采访斯坦福医学院媒体关系部的Becky Bach女士时,对方澄清说,斯坦福并未与中国的任何一家医院从事细胞治疗方面的合作,当中包括北京武警二院,她不理解为什么该院在宣传中会强调是从该院引进技术,并承诺将与律师一起进一步调查。

  斯坦福大学表示未将CIK技术用于肿瘤免疫治疗

  根据检索,此前,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的宣传资料在描述生物免疫治疗技术时称,“2009年,北京武警二院生物中心与美国坦普大学、斯坦福大学合作,整体引进用于生物治疗的全套技术,组建肿瘤生物中心,成为国内首家专业性肿瘤生物治疗医院。2013年,武警二院在原有的DC-CIK技术上,发展升级为多细胞生物治疗。”

  在备受关注的魏则西事件中,21岁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学生魏则西,因身患滑膜肉瘤于4月12日去世。其生前求医过程中,即通过百度搜索看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受到其“生物免疫疗法”高有效率、“斯坦福技术”等鼓吹。魏则西在知乎上的发言回忆称,在武警二院,一名李姓主任告诉他,“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

  但在上述“有槽”的采访中,Becky Bach女士表示,斯坦福医学院确实有一项CIK方面的研究,不过是将它作为治疗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发育不良的辅助治疗手段。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斯坦福希望探索更新、更有效的疗法。

  经财新记者搜索,在其他医院的宣传信息中,也不乏“斯坦福大学”的身影。据2016年04月29日的百度快照显示,解放军二一零医院曾宣传“与美国Temple大学、斯坦福大学签署合作协议书,正式确立有关细胞生物技术领域的研究合作关系”。

  并在后文介绍了一种“先进的肿瘤治疗方法---CLS生物免疫治疗技术”,称其“不仅弥补了传统治疗方法‘易复发转移’的根源性不足,而且极大的缓解癌症患者的痛苦,促进肿瘤缩小或消失,引领了‘绿色抗癌’的新时代,被誉为‘有可能完全杀死癌细胞的技术手段’、‘癌症患者新希望’等等”。

  DC-CIK技术在美未广泛进入治疗阶段

  夸大的宣传与免疫疗法本身的争议性有所关联。免疫疗法目前主要仍处于研究阶段,在临床中多作为辅助疗法使用。以DC-CIK疗法为例,其有效性仍存在一定的争议。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著名免疫学家林欣接受《知识分子》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没有权威研究认为DC-CIK治疗有明显的效果,国外的临床试验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

  曾在清华大学从事肿瘤生物研究工作的何霆博士介绍,CIK或者DC-CIK疗法此前在美国已经历了多年研究,但是相关临床试验在美国基本全部宣告失败,没有得到上市许可。

  唯一例外的是,美国FDA于2008年批准Dendreon公司的产品Provenge(一项DC治疗技术)应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然而由于价格昂贵、疗效欠佳等原因,Provenge的市场表现并未达到预期,最终导致Dendreon破产。目前,在美国确实已经鲜有DC-CIK用于癌症治疗的临床试验,中国是这个技术研究的主力军。

  判断一项疗法是否有效,分析临床试验数据是最可信的方法。但何霆称,在中国,相关研究有很多,但总的来说发表的文章水平不高,有的显示该疗法有一定疗效(延长生存期几周或者一定程度上提高生存率),有的则没有显著疗效。

  中国某些机构使用免疫疗法缺乏监管

  但在实践中,免疫疗法已被大量使用。据《财经》报道,“生物疗法”等新疗法,在一些管理不当的医院,常与旧疗法“混搭”,成为癌症诊疗的“标配”。

  原石家庄某市级三甲医院医生告诉财新记者,全国有不少公立医院在开展DC-CIK治疗,有的地方甚至纳入了医保。对于治疗的效果,医生可以跟患者说,需要长期治理才能起效。该医生表示,鉴于免疫治疗本身属性,这样做也确实可能会有安慰剂效应。

  根据2015年6月29日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细胞免疫治疗方法作为禁止类、限制之外类的第三类临床技术,各医疗机构在决定临床应用时,无需报卫计委许可或备案。

  但任何医疗技术在应用于临床治疗前,必须经过临床研究,按照2007年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试行)》,临床研究应当遵循四方面伦理原则:知情同意原则,行善原则、对人有益原则、不伤害原则。以生物免疫治疗为例,如果只是在研究阶段,应免费提供患者治疗,并在治疗前充分告知治疗方法、疗效等,且获得同意。

  何霆认为,国内确实可能有一些机构,在缺少大规模、正规的临床试验的情况下,直接就开始收费、推广DC-CIK治疗。这其中有一些机构也许是本着治病救人要紧的初衷,但也不乏一些人受利益驱动趁乱圈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