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国商会主席:望中美借G20推动BIT谈判

2016年05月04日 13:28 来源:财新网 作者:驻华盛顿记者 张远岸
吉莫曼认为可能的时间表是,中美争取在9月G20峰会上宣布取得重大突破,例如一份可以开启谈判的负面清单

  【财新网】(驻华盛顿记者 张远岸)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近期在华盛顿表示,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有可能借中国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机取得进展。“G20不是专门解决BIT问题的场合,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会同时出席。”

  吉莫曼表示,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访美前,中美双方展开了大量谈判,最终在习近平访美时双方宣布交换第二轮BIT负面清单。他认为,今年9月即将在杭州由中国主办的G20峰会可能成为推动BIT谈判的催化剂。

  吉莫曼认为可能的时间表是,在即将于6月在北京举办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上,中美将加快磋商,争取在9月G20峰会上宣布取得重大突破,例如一份可以开启谈判的负面清单。在习近平3月底访美出席核安全峰会前,曾有传闻中美将交换新一轮负面清单,但最终并未发生。

  中国美国商会1月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约四分之三的受访会员企业表示希望BIT能够在2018年甚至之前签署。具体而言,会员企业希望BIT协定中能够包括:加强行政程序透明度以及执法和争议解决正当程序的执行;减少经营要求,包括对数据和知识产权本地化要求,以及越来越多的强制技术转让要求;对国有企业和制定垄断行为的约束;明确国家安全的定义,限制过分宽泛地套用保护国家安全相关规定;保障在使用和制定标准时遵循不歧视原则。

  中国产能过剩殃及全球

  吉莫曼对财新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建立了1000亿元用于转岗安置的专项奖补资金,但他认为中国在五至十年前就应该开始解决过剩产能、进行国企改革,“现在有点晚了”。他表示,在刚刚举行的经合组织(OECD)会议上,中国听到了来自全球各国的不满。行业产能过剩作为《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的新选项首次成为美国公司在华业务的五大挑战之一。

  4月18日,由比利时政府邀请方,以OECD钢铁委员会成员共同参加的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和结构调整高级别研讨会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最后未能发布联合公报,结论仅是必须迅速以结构性方式处理。

  美国商务部部长普里茨克(Penny Pritzker)和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 Froman)在声明稿中称,“除非中国及时开始采取具体行动来削减钢铁等行业过剩产量和产能...否则业界基本面结构问题将仍持续,而美国等受到影响的政府将别无选择,只得采取贸易行动,以避免本国产业及劳工受到伤害。”

  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张骥表示,虽然中国不是OECD成员,但作为钢铁生产、消费、原材料进口和贸易大国,中国政府仍本着对全球经济和钢铁产业健康发展负责任的态度和开放包容、积极合作的心态,参加了本次讨论,愿意与各产钢经济体及钢铁消费、贸易和原材料生产经济体共同研究当前的问题,并探讨解决的途径。

  4月26日,美国钢铁公司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其对中国河北钢铁集团公司、上海宝钢集团公司等约40家中国钢铁企业输美碳钢与合金钢产品提起337调查,并发布永久性的排除令及禁止令。4月28日,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由联合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议会党团共同提交的《关于加强德国和欧洲钢铁工业的提案》。该提案认为中国低价钢铁产品是造成德国和欧洲钢铁业困境的最大因素,要求欧盟评估在国际法层面是否必须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敦促德国政府和欧委会就该问题加强与美国等其他工业国的协调。

  根据OECD数据,2015年全球过剩钢铁产能超过7亿吨,占全球总产能的超过30%。根据美国钢铁协会(American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约4.3亿吨或60%的过剩产能来自中国。

  美企感到在中国不如以往受欢迎

  《2016年度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77%的会员企业认为在中国不如以往受欢迎。超过80%的技术和其他研发密集型企业以及工业和资源企业感觉不如以往受欢迎。

  吉莫曼表示,感到不受欢迎可能有很多原因,他对中国《国家安全法》和《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感到担忧。根据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75%受访会员NGO组织表示,如果2015年发布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草案)》不加修改获得通过,其在中国经营范围会受到限制,17%表示会被迫退出中国。

  中国美国商会在2016年度白皮书中称,境外非政府组织对中国美国商会会员企业在华开展日常运营不可或缺。会员企业经常与境外的行业协会、大学、环保组织、科研机构和其他组织在信息共享、研究、市场开发以及创新和创造方面开展合作。这些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知道中外企业开展企业可持续性和社区参与活动方面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4月28日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法律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本法所称境外非政府组织,是指在境外合法成立的基金会、社会团体、智库机构等非营利、非政府的社会组织。

  中国美国商会在2016年度白皮书指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的担忧具体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定义过于宽泛,不仅涵盖传统意义上的非政府组织,还包括大学、国际专业协会和利益团体、艺术团体、运动协会及其他组织;改由公安部作为主要的监管机构,由特定行业监管单位改为注重安全的登记监管制度;境外外非政府组织新的登记程序要求将会造成沉重的管理和财务负担,降低许多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开展活动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