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遭遇的是什么疗法 或涉数百医院监管成谜

2016年05月05日 08:13 来源:财新网 作者: 记者 盛梦露 崔筝
仍应处于研究阶段的免疫治疗却成为公立医院的敛财之道,监管何在?

  【财新网】(记者 盛梦露 崔筝)北京市中心地段,武警二院内的肿瘤生物中心曾经门庭若市。几个月前,正是在这里,一位李姓主任向魏则西的父母推荐了一项名为“DC-CIK”的生物免疫疗法,据魏则西的转述,这个技术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武警二院与其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

  正是这些华丽的包装,将魏则西一家引入一池浑水,那里汇聚了许多癌症患者和家属的希望,却吞没他们辛苦攒下的救命钱。

  在中国,开展DC-CIK治疗的医疗机构当然不止武警二院一家。有研究估计,全中国开展免疫细胞治疗的医疗机构可能已经超过500家。一项权威调查涉及的150家医院中,CIK和DC-CIK等免疫治疗已广泛开展多年。仅2013年,这些医院就进行了超过五万例免疫细胞治疗。

  免疫细胞治疗在中国已经处于事实上的临床应用状态,自2009年起,卫生部门即表示将出台相关监管措施,七年过去,经历几度机构改革和政令出台,相关监管为何仍然失灵?

  涉及医院或超500家

  DC-CIK并不是新鲜事物,十年前就悄然在中国铺开。据媒体报道,2005年至2009年期间,国内各大医院开展免疫细胞治疗的数目激增,一些生物公司开始参与进来。

  2013年底,一项由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会同所属生物技术临床应用专业委员会发起的调研显示,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辽宁省等12个省市有150家医疗机构进行免疫细胞治疗临床应用。其中最常用的是CIK技术,150家医院均有开展,其次是DC-CIK技术,有88家医院开展。2013年,这些医院用免疫细胞治疗方法至少进行了54094例治疗。这项调研估计,全国范围内,开展免疫细胞治疗的医疗机构可能已超500 家。

  上述调研的细节在《中国医药生物技术》2014年10月刊登的一篇论文中详细描述,该调研还发现,有一半的被调查省市CIK、DC-CIK治疗已纳入医保。每疗程的费用从5500-54000元不等。

  这篇题为《我国免疫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和应用的现状及管理对策》的论文由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和天津市肿瘤医院生物治疗科的几位专家共同撰写。

  文中提示,自2009年卫生部颁布《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以来,部分医疗机构与有关细胞治疗技术的公司合作,引进技术和增加设施,使得开展免疫细胞治疗的医疗机构数量在中国成倍增加。然而,这些机构开展免疫细胞治疗的逐利性趋强,由于缺乏统一的规范和必要的管理,免疫细胞治疗有滥用的趋势,质量也难以保证。

  “谋财不害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河北省某三甲医院医生向财新记者透露了DC-CIK治疗的生财之道,印证了上述调研中提及的种种乱象。

  这位医生告诉财新记者,该医院在2009至2012年间一直开展DC-CIK治疗,与其他医院动辄1至3万每次的高价相比,该医院收费较低廉,一次约1500元,四次一个疗程。

  该医生表示,包括该医院在内,很多医院的细胞免疫治疗项目还纳入了医保报销。在医保中,CIK全称是“细胞因子活化杀伤(CIK)细胞输注治疗”。这也让病人更加信任该项治疗。

  “一开始还是给传统治疗无效的肿瘤病人使用,死马当活马医。”这位医生也说不清楚,该医院的DC-CIK治疗是如何从“科研课题”走向临床治疗的。渐渐地,由于意识到开展DC-CIK治疗的收费属于诊疗费,医院开始大力推广该治疗。

  这位医生解释,医生推销DC-CIK的动力十足:一方面,对医院来说,在治理以药养医的背景下,诊疗费的提升可以降低药占比,减少相应罚款,为医院增收;另一方面,医院内部分配时,治疗费、检查费、诊疗费按比例给科室,可作为医护人员的奖金。

  后来,DC-CIK治疗的应用渐渐超出晚期肿瘤的范围。由于没有规范标准,各家医院对这项治疗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的规定都很混乱。由于医院里这种项目开展得多,后来甚至还有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主动要求做这类治疗。

  逐利目标驱使下,“绿色抗癌”、“ 有可能完全杀死癌细胞的技术手段”、“ 癌症患者新希望”等夸大的字眼被用在生物免疫治疗的宣传资料中。

  遗憾的是,并没有权威的研究说明这些治疗的效果究竟如何,上述论文中也指出,临床实践的效果还缺乏强有力的循证医学证据,但数万例的应用中,也没有不良反应的报告。

  “这是个谋财不害命的生意,”上述医生表示,对于治疗的效果,医生通常跟患者说,需要长期治疗才能起效,而病人相信自己接受了昂贵的“高级疗法”之后也确实可能会出现一定安慰剂效应。

  监管何在

  近十几年,中国相关部门对细胞免疫治疗的监管历史可谓一波几折。

  任何医疗技术在应用于临床治疗前,必须经过临床研究验证其效用和安全性。相比医疗服务,临床研究的监管是一个更加模糊的地带,给了许多不规范的治疗机构打“擦边球”的机会。在卫生部内部,医疗技术的临床研究由科教司管理。但其关于临床试验的规范仅有2007年发布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代理审查办法(试行)》。

  按照该办法,临床研究应当遵循四方面伦理原则:知情同意原则,行善原则、对人有益原则、不伤害原则。以生物免疫治疗为例,如果只是在研究阶段,应免费提供患者治疗,并在治疗前充分告知治疗方法、疗效等,且获得同意。

  一位从事生物医药研究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中国,对临床研究的法律和规定较宽松,一般来说,在大学和研究院所开展的临床研究的只需要通过该单位的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批准即可。这样的规定,就给各医院“自报自批”留下了空间。

  接下来,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如何转化为具有商业利益的临床治疗,更是一个谜。

  最初,细胞免疫治疗归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CFDA)管理。2003年,该局发布《人体细胞治疗研究和制剂质量控制技术指导原则》,首次将免疫细胞制品列入监管范围。两年后,CFDA经历“人事地震”,不再受理生物疗法的审批,细胞治疗管理出现真空状态,新项目申报无门。

  2009年卫生部医政司发布的《医疗技术临床管理办法》提出“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试验管理办法由卫生部另行制定。”但迄今为止,相关法规仍未出台。

  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认为,未经临床研究审核而直接进行收费的临床应用,涉嫌违法。他曾撰文表示,根据《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第三类医疗技术的临床研究,应当由国家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并进行论证和伦理审查,也就是说第三类技术的临床研究,必须报卫计委审核同意,并由卫计委组织,各医疗机构自行组织的临床研究不产生临床应用的法律效力。

  种种迹象显示,目前细胞免疫疗法仍处于监管盲区。2014年《南方周末》报道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曾表示,当时免疫细胞疗法的审批工作是停滞的,CFDA则称,这项工作已不归该局管理。

  事实上,目前第三类医疗技术仍由卫生、药监两个部门共同管理,一位CFDA内部人士则告诉财新记者,目前,对技术的审批由卫计委牢牢把控,药监局只负责耗材和器械管理。“但之前对药和器械的临床核查,也发现了很多不规范的问题。”这位人士说。

  监管之道,法规先行

  相关监管措施和法律法规皆不明朗,中国细胞免疫治疗却遍地开花。而在国外,虽然获批的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屈指可数,相关法规早已就绪。

  在美国,根据2005年发布的联邦法规《人体细胞及组织产品的管理规定》 免疫细胞疗法以其媒介物“人体细胞产品”正式作为“人体细胞及组织产品”被纳入美国药品法规,接受美国 FDA 的监管。

  在具体工作中,FDA依据细胞和组织产品风险的高低,将细胞和组织产品分为两大类管理。低风险类的产品不需要向 FDA 申请上市前的评估,但 FDA 对从事上述产品的机构要进行定期检查;高风险类的产品需要向 FDA 申请生物制品或新药或医疗器械的上市前评估和许可,进行新药临床试验和生物制品或新药申请。

  截止到目前, FDA仅在 2010 年批准了一个自体细胞免疫,即DC-CIK治疗产品用于 前列腺癌的治疗,但此产品市场表现不好,导致研发此产品的公司随后破产。

  欧盟虽然尚未批准过免疫细胞产品,其相关规定已经基本完备。与FDA职能类似的EMA颁布了相关质量和安全标准,欧盟法规《先进治疗医药产品管理规定》也已于 2008 年 12 月 30 日正式实行。根据其规定,免疫细胞治疗作为体细胞治疗产品 的一种纳入其药品监管体系,由其成立的专业委员会进行评审。

  在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对免疫细胞治疗的管理方式各有不同,例如日本就把细胞产品和细胞治疗技术分开管理。但法规齐备、监管部门明确是这些国家对免疫细胞治疗监管的共同特点,少数已经走向临床治疗的免疫细胞治疗的执行方法和适应症也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

  在中国,关于细胞免疫治疗的最新规定为2015年6月发布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在这份文件中,细胞免疫治疗方法作为禁止类、限制之外类的第三类临床技术,各医疗机构在决定临床应用时,无需报卫计委许可或备案。

  这其中一旦出现了像武警二院这样夸大效果、虚假宣传的违规情况,如何该如何处理?可惜的是,卫计委虽有事后监管的规定,但国家法律层面却未建立相应的民事惩罚性赔偿制度。

  类似的监管真空并非仅限于生物免疫治疗,同样的窘境也曾发生于干细胞治疗,“这几乎是所有新疗法、新技术会面临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卫生部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委员邱仁宗曾对财新记者说,“中国很多事就是这样匪夷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