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食物链

2016年05月05日 14:23 来源: 作者:王烁

  魏则西悲剧,将百度竞价排名-莆田系伪劣行医-军警医院外包科室的利益链推到舆论焦点。这条利益链其实从来不是秘密,调查报道把流程早已讲透。中国需要也不缺优秀的调查报道,只是许多时候,报道虽然已经揭开了悲惨事实,但却有待新的悲惨事件激发,才能成为公众知识,这是另一种悲剧。

  还有更多一重悲剧:舆论场自有一套生存逻辑:它与事实有关,却不接受事实的约束。

  大分化

  舆论场上,三种声音在竞技:官话、豪言、民声。

  官话是惟一的不变量。我们都在单向的、居高临下的、不需解释的语言环境中成长。习惯了。

  豪言出自豪强。我不严谨地把那些为不受约束的商业利益代言的人们称作豪强。豪强成建制兴起是新现象,他们掌握财势、分享权势。他们每一个人都谙熟政治和商业的双轨话语体系,在两种语境中自如套利。你跟他讲市场他就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就跟你讲市场。

  这加剧了民声的焦灼感。顺受官话已成习惯,但兼具钱权的豪强以市场之名来教育你呢?没有,是你不配;想要,是你贪婪。不受约束、毫无反思的商业势力面目狰狞。在主旋律之外,民间公共空间还在形成中。不能正常生长,它就野蛮生长。被忽视,它就起哄给你看。有缝就钻,有机会就冲,像水。

  官话、豪言、民声,有分化,无对话,在自说自话。人群在拉开,距离在拉大,空间在隔离。社会在外扩,维系它的纤维在崩紧。

  舆论食物链

  你为谁说话?

  潜台词是:你的立场是什么?

  潜台词的潜台词是:是非没有屁股重要。很少有人诚实到直接说出这个法则,但遵循它的人多得很。社会舆论不以是非为锚。以自己屁股定自己的意见,以别人屁股定对别人意见的意见。

  已犬儒化的社会里,没有哪一类屁股被认为有起码的公信力。公务员?新闻记者?学者?医生?律师?作家?企业主?证券分析师?无论这个单子多长,单独地看,每一类屁股发出的意见都遭遇社会嘲讽。专家是砖家,教授是叫兽。专家教授只有挑战公务员才能具有学者风范;记者都是妓者,但如果记者的对手是企业主,那就是孤胆英雄。百度是流氓,但如果百度的对手是医药监管部门,那就是斗士。

  如果舆论场是竞技场,角斗士上场之前胜负已分。观众只要看看各自身份标签,就决定了赢家。

  与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生物食物链逻辑相反,舆论食物链的逻辑是弱者吃强者。新闻媒体没有公信力,但吃教授是没问题的;教授没有师道尊严,但吃大学校长是小菜;大学校长说的话谁会信呢?但校长吃教育部官员,那就没困难。教育部可吃的对象不多了,好在还有发改委。

  发改委官员几乎在舆论食物链的最底层了,但也只是几乎在底层,因为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吃掉“汉奸”,“汉奸”是真正的舆论食物链最底层。

  为什么整个社会都不讲道理只看屁股?

  说难

  “凡说之难:非吾知之有以说之之难也,又非吾辩之能明吾意之难也,又非吾敢横失而能尽之难也。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

  凡说之难,尽于韩非子《说难》。

  明辨是非难,人情练达难,世事洞明难,但这些都操之于已,最难是对方。如果听者装睡,那就不可能唤醒,无论音量多大音律是否优美;如果听者坚信阴谋和迫害无处不在,那么说者以为自己在讲道理,在听者都是在耍阴谋。说多错多。

  怎么办?

  操之于已的,自强不息;操之于人的,听天由命。向已满的杯子注水是愚蠢的,注多少溢多少;半满的杯子也是半空,机会与挑战并存;识别哪些杯子满了哪些没有,最重要。向所有的杯子注水,本来也不必要。

  在众声喧哗的时代,所有杯子彼此注水。在注水与被注水的大循环中,随时准备自我清空,是一只杯子的修养。

  吵架的形而上学

  多年前,我曾走在前往哲学家的道路上。请容忍我残留的一点哲思。

  形而上学,Meta-physics。前缀Meta-把一门学问提升到一门关于学问的学问。同理,容我提出Meta-argument,关于吵架的形而上学,简称吵架学。下面是吵架学的精要:

  第一,认识自己。德尔斐神庙警示,吵架,你是这块料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吵架亦然,一层层须经历过。不誓愿下地狱,别想普度众生。

  第二,认识对手。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极高明而道中庸,夫子对吵架学何其精通。凡人难以望圣人项背,记住普朗克的提示就好:新理论之所以取代旧理论,并不是旧理论的信奉者接受了新理论,而是他们都死光了。

  第三,认识观众。为了启蒙群众而吵架,这是自欺欺人。群众比你更有主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适用于围观者。影响没有看法的人形成看法,才叫启蒙(enlightenment);说服异见者认同你的看法,那叫改宗(convert)。催化灵魂深处自我革命 ,非大德不能为。你行吗?

  第四,认识目标。为了真理?为了虚荣?为了实利?不论是为了什么而开始,没有一场吵架不发生为吵而吵的异化。漂亮的结案陈词只在美剧法律剧里面,而真理总是流失在口水之中。吵架没有能停下来的那个均衡点,除非你能钳住对方的嘴。

  说不清的,一定要保持沉默——维特根斯坦。

  如果实在不能保持沉默,至少不要洗地——王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