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料辈中称祭酒

2016年05月05日 20:24 来源:财新网 作者:文|杨兆凯
杨鸿勋(1931-2016)建筑史学家、建筑考古学家

  文|杨兆凯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建筑考古方向博士研究生

  2016年4月18日晨,得知杨鸿勋先生于昨夜去世的消息,一时竟手足无措,枯坐惶惶然。此距离我博士论文选定中国新石器时代建筑研究的方向不过才两周多,《杨鸿勋建筑考古学论文集》的读书报告也才刚刚撰成,自认为对先生的学说终于有了初步的理解。若能再访先生,将自己对中国建筑考古的观察和思考和盘托出,聆听先生评批,洵为美事。稍一迟滞,竟阴阳悬隔,不胜懊恼。

  杨先生的去世在建筑学界尤其是建筑史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他介入世界的果敢、担当和锋利给学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赞成他的还是反对他的,都不得不承认其敏锐与丰产。将星陨落,学林一时黯然,举目再看,会发现:他的一些创见,早已成为妇孺皆知的“常识”,并成为中国社会记忆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他搭建的学科框架,也已是建筑考古与建筑史学无法绕开的重要关节;在推动中国考古学与建筑史学学科交叉的尝试中,他更可以说是一位坚定的独行者,屡败屡战,矢志不渝。这些都是杨鸿勋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您好!此文需付费阅读,单篇文章价格5元(即需5个点数),请 登录 后购买点数;未注册用户请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