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体会到恐惧,我们才奋起争取光亮

2016年05月06日 15:09 来源:财新网 作者:文|赵越胜
书中记述的都是寂寞之人。或大隐于市,或身后寂寞。但寂寞本是哲人常态,知识人的本份,艺术至深的境界,幻想者的归宿

  文|赵越胜

  旅法学者 

1

  《燃灯者》(增补版)

  赵越胜  著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6年4月1日

  燃灯人,当你手摩我顶

  静似奔雷,一只蝴蝶正为我

  预示一个石头也会开花的世纪

  周梦蝶

  《燃灯者》初刊已愈四载。书出版后,有许多朋友喜欢。大家向往我在书中纪录的老一代学人的风范,感叹追怀他们远去的背影。以此知中华文脉未绝,三千年衣冠风物,不会泯灭于几十年风卷沙埋。

  此次续编问世,补入《骊歌清酒忆旧时》《若有人兮山之阿》《渎神与缺席》三篇,都事涉五十年前那场浩劫的记忆。我在整理这些篇什时,汉娜·阿伦特的名著《黑暗时代的人们》常常浮现心中。我极爱书中的这段话:“人性原本有它自然的生长。但在遭受迫害的强力下,受害者会彼此接近,使他们之间的距离完全消失。从而产生一种温暖的人际关系……如果这种关系能顺利发展,它会培育出一种稀有的仁厚和至善。它是生命里的源泉,只要活着,就有欢乐。”

您好!此文需付费阅读,单篇文章价格5元(即需5个点数),请 登录 后购买点数;未注册用户请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