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那个搞云盘的胖子,也解决不了盗版问题

2016年05月09日 08:27 来源:财新网 作者:文|世界说专员 屈直
防止盗版的最好方法,不是立法,也不是重刑,而是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文|世界说专员 屈直 发自美国硅谷

  2012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数十名联邦调查局探员带着警犬和冲锋枪,突袭一间位于新西兰首都奥克兰附近的山野别墅。随后,一名警员用传呼机向直升机上的探长报告:“金达康已被控制住。金达康已被控制住。”

  金达康(Kim Dotcom),原名金·施密茨(Kim Schmitz)。1974年生于西德,拥有德国和芬兰的双重国籍。

  让金达康出名的,是一个叫做MegaUpload的云盘。互联网泡沫后,大胖子金达康看到了云技术的巨大潜力,他在2005年创办了一个云盘服务——MegaUpload.com。

  要知道那可是2005年,智能手机还未普及,Facebook还是哈佛大学内部的小网站,微博、微信还都没诞生。在当时,分享大文件,几乎只能用U盘。

  不过有了MegaUpload,用户可以用互联网上传、分享超大文件。上传只需一个按钮,分享只要一个链接。而且,MegaUpload的文件都被自动加密了,无论是金达康,还是各国政府,都没法知道用户传了什么文件。

  没想到,金达康因此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

  由于MegaUpload安全方便,大量用户拿它下载电影、音乐、图片和成人内容。一个链接放出来,谁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搞出来的。除此以外,MegaUpload还有一个独特的功能:如果用户上传的文件已经有人传过了,就可以免去上传过程。传的人越多,下载就越快。

  结果,MegaUpload越做越火,截止2012年,MegaUpload的浏览量超过10亿,共存储了25000 TB的文件。MegaUpload从未上市,但其估值已达到25亿美元。在后来的法院供证中,金达康称MegaUpload在全球有约一亿用户,共存储超过120亿份文件。

  美国政府当然不愿对这个“盗版窝点”坐视不管。2012年,美国弗吉尼亚州政府以“欺诈、侵犯版权、洗钱”罪名起诉金达康,并开始实施秘密逮捕。借助于棱镜计划,联邦调查局迅速确定了金达康的居住地。在强制关闭了MegaUpload美国分部的几天后后,FBI在金达康生日的前夜逮捕了他。这个以76人组成的特别行动队在逮捕了金达康后,又“扣押”了他家中的汽车、电视和艺术品。几乎同一天,美国司法部夺取了MegaUpload的域名,并关闭了MegaUpload旗下的所有网站。

  金达康是德国和芬兰人,住在新西兰。MegaUpload总部在香港湾仔,而且全球都有办公室。新西兰的金达康、香港的MegaUpload,关美国人什么事?

  原来“幕后黑手”是好莱坞。

  MegaUpload有一亿用户,这意味着好莱坞的每部片子,都可能失去一亿票房。买张电影票要15元,买个影碟要12元,但在MegaUpload下载高清电影,根本不要钱。而且网盘上的电影根本追踪不到,就算是下令清剿,第二天用户还会再传上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好莱坞的制片公司们思前想后,还是想不到解决办法。

  但当他们看见金达康住在新西兰的别墅里,自由自在地玩儿着电脑游戏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既然我们抓不到传电影的,那我们就抓你!如果连网盘都没了,人们肯定就看不了盗版电影了!

  埃里克·加德纳(Eriq Gardner)是《好莱坞报道》的资深编辑,他曾深入调查过金达康案始末。

  “好莱坞太想抓住金达康了,”埃里克说,“这可是他们眼中最大的盗版商。”

  2010年,美国电影协会向美国司法部提交了控告。不过在金达康被捕后,司法部经过几次案件反转,最后判定他无罪。毕竟这个胖子只是个做网盘的,而不是盗版电影商。然而美国电影协会哪能善罢甘休?美国法院判不了你,我就告到新西兰去。不仅电影协会,美国唱片协会也加入了“讨伐”金达康的大军。直到今天,金达康在新西兰还在面临多起诉讼。

  MegaUpload的遭遇惊动了大名鼎鼎的黑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黑客们采取报复行动,他们使用经典的DDos攻击方法,一度使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美国电影协会、美国唱片协会、美国广播音乐公司等一系列网站瘫痪。

  金达康在监狱待了大半年,期间虽然被当成恐怖分子,遭受很多虐待,却一直坚持不认罪。

  MegaUpload被司法部封禁整整一年后,金达康居然“变本加厉”地推出了一个新的云盘——Mega。同样是一键上传、自由分享;同样的加密,同样的实行匿名注册。不过电影协会和唱片协会没有跟金达康较劲到底,因为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新的传文件方式——种子文件。比起网盘,传种子方便多了。

  为了提倡信息自由,反对政府对网民的监控,金达康还在新西兰成立了自己的政党:互联网党。互联网党曾成功举行过几场游行,并参加了2014年新西兰总统竞选。但截止目前,它并没有赢得任何国会席位。

  “如果用户可以用公道的价格,在所有设备上看电影,那么自然就不会有这么多盗版。”金达康在接受彭博财经采访时说。“或者用交月费的方法,自由观看所有电影。每个人都会热爱这样的服务,这将是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商业成功。”

  金达康说的一点没错。美国Netflix公司采取的就是这种商业模型,用户每月交10美元,就可以在任何设备上看各种电影。

  Netflix的内容主管表示:“防止盗版的最好方法,不是立法,也不是重刑,而是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毕竟,关掉了MegaUpload,还会有Mega;抓住了金达康,还会有“银达康”,“铁达康”。用户只要有看电影的需求,就会不约而同地找资源,下种子。关掉几个网盘,防止不了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