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弗格森:从历史视角看特朗普崛起

2016年05月10日 16:11 来源:财新网 作者:记者 王力为
民粹主义滋生往往来自多个要素的共同作用:一场金融危机、收入高度不平等、大规模移民流入、政治体系“腐败”,以及一个“演说家”的出现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特朗普希拉里美国大选中对战的局面已板上钉钉,在特朗普势如破竹地锁定共和党候选人提名的同时,中国人对特朗普的看法出现分歧

  不过在哈佛大学历史系讲席教授、著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看来,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崛起曾有历史回响,他若最终当选,绝非中国之幸。

  弗格森近日在清华经管学院开课。在这门题为《中国与世界:历史视角》的课程中,他试图阐释中国与世界的历史交集,为当下和未来之鉴。在第四堂课上,他借19世纪70年代美国加州的排华运动和当前的特朗普竞选,讲述民粹主义的故事。

  民粹主义滋生,在他看来往往来自多个要素的共同作用:一场金融危机、收入高度不平等、大规模移民流入、政治体系“腐败”,以及一个“演说家”的出现。

  对于美国当下贫富差距高企,社会主体实际薪资水平长期停滞的局面,特朗普给出三个“罪魁祸首”。弗格森概括称,一是墨西哥,代表大规模的移民;二是中国,代表全球化、自由贸易及美国本土岗位的流失;三是华盛顿“腐败”的政治体系。

  民粹主义滋生无疑有经济上的根本原因。如果没有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问题,特朗普不会被提名。弗格森回忆道,特朗普刚宣布参选美国总统时,哈芬顿邮报创始人安娜·哈芬顿(Ariana Huffington)曾表示要在该报娱乐板块报道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而现在,已经没有人敢低估特朗普拿下选票的能力。

  对于特朗普最终当选美国总统的概率,当前的共识预测是25%,弗格森则认为这一比例可能达到50%左右。

  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头几年,美国人忙于生计。弗格森表示自己曾反复呼吁民粹主义情绪必然抬头。而来自海外的移民往往是民粹主义情绪的最直接受害者。针对这一情绪,特朗普在去年和今年1月分别发表针对墨西哥人和穆斯林的极端言论。

  但是,往往是移民最反对纳入更多的移民。弗格森指出,特朗普的父母分别是德国裔和苏格兰裔的移民。就该问题,特朗普的回应是,“我这类移民不存在问题,是那种类型的移民糟透了”。对此,弗格森表示,“民粹主义者通常会希望抽掉他们身后的、他们自己借以爬上来的梯子”。同样有意思的是,特朗普作为毫无争议的富人,通过各类演说、造势,成功地让人们认为自己是一位“(华盛顿)政治圈外人”。

  弗格森表示,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式人物在历史上曾有回响。在19世纪70年代,一位名为丹尼斯·科尔尼(Denis Kearney)的爱尔兰裔加利福尼亚工人党领袖就曾在加州推动了大规模的排华运动。

  他因每一场竞选演讲以“不管发生什么,中国人必须滚开”结尾而闻名。当时,加州还是全球的“新兴市场”,本地人口较少,需要大批劳工来修建公路等基础设施。来自中国的移民因为勤奋、高效,受到同样是移民、但技能相对匮乏的爱尔兰和意大利移民的妒忌。

  1873年,美国经历了19世纪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与当前特朗普声称要在美墨边境建一道墙来限制墨西哥移民不同,科尔尼树起一道“法律之墙”,推动了一系列排斥中国移民的法案的实施。其中包括要求所有中国移民都要获取一个居住证,此类证明在1924年才开始应用于欧洲移民,在20世纪40年代演变成今天的“绿卡”。

  这一系列排华法案的直接影响是,19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国海外移民中有40%移民到亚洲之外的地方,而到了19世纪70年代,该数字下降至25%,并在19世纪80年代降至10%。自此,美国境内的中国移民数量远小于欧洲移民。

  “如果这一运动没有发生,今天的世界恐怕是另外一副景象。”弗格森说,“历史不仅仅是关于发生了什么,有时更重要的是没发生什么。”

  近日,美国主流政治媒体POLITICO对中国官方和社交媒体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相信,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会对中国有利。

  就中国应如何看待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对华影响时,弗格森回应财新记者称, 虽然特朗普对中国也提出了较为极端的对抗政策,但不少中国人认为这是特朗普获取选票的策略,一旦上台并不会执行此类政策。弗格森提醒道,民粹主义者至少需要在一些问题上兑现诺言,不然完全没有连任的机会。他进一步表示,特朗普若当选,很可能与普京走得更近。比如上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很可能是与俄罗斯达成一个在奥巴马任内普京完全没有希望达成的协议。而这对华盛顿来说,也绝非好事。

  “相比之下,希拉里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尽管对中国并非没有威胁,但是这对中国、对美国、对世界都是远远更小的挑战。”弗格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