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俄罗斯红场阅兵,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2016年05月10日 18:05 来源:财新网 作者:世界说专员 王小兵
阅兵式本身就是一种有选择、有目的地展示自身武装力量,借以投射国际影响的途径;关键不在于展示的武器类型,而在于这类武器能给假想敌以及潜在的战略竞争者产生的印象

  文|世界说专员 王小兵 发自北京

  5月9日是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1周年“胜利日”。每年5月9日,俄罗斯都会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一年一度的“胜利日”阅兵活动。我们梳理了今年红场阅兵的几大看点:俄罗斯人如何踢正步?今年有哪些参阅队伍?装备怎么样?

  ■ 俄罗斯人如何踢正步

  以踢正步方式进行的步兵分列式,起源于18世纪的普鲁士陆军,19世纪传入俄国。俄式正步与德式正步在双腿绷直(即所谓“鹅步”)这一点上完全相同,区别在于德式正步在摆臂时胳膊弯曲,而俄式正步在不持枪时双臂沿裤缝下垂。朝鲜阅兵式上经常出现的“弹簧步”,就是俄式正步发展到极致的产物。

1

  △ 红场阅兵分列式,俄罗斯人踢正步,“鹅步”,膝盖不弯曲 

  为了突出士兵的气势,胜利日阅兵的步速要快过1945年之前的德国陆军,后者为每分钟114步,前者为每分钟120步。另外,红场阅兵的横排人数达到了20人,排面为10拍,正面宽、纵深小,这种安排能以较少的人数走出更大的气势。

  值得一提的是,和北京天安门广场或平壤金日成广场相比,莫斯科红场规模虽然略小,但在视觉效果上有着特殊的优势。阅兵观礼台一般搭建在红场西侧列宁墓附近,距离受阅队列大约25米,这个位置刚好能让观礼者与受阅者产生直接的目光交流,俄式正步的气势和压迫感在观礼台上可以一览无余。

  相比之下,天安门城楼到长安街主路的距离超过100米,观礼者如果不借助望远镜,只能看到一个个移动着的巨型色块。这种距离上的迫近感,再经由观礼台两侧的摄像设备拍摄下来,就会给人一种“俄国阅兵式更有气势”的错觉。所以越南在1975年完成统一后,就忠实地仿照莫斯科红场的距离安排,重建了河内(胡志明市)的巴亭广场。

  ■ 参阅队伍方面,2016年胜利日阅兵有何看点?

  从受阅部队的规模和编成看,今年的阅兵可以说是去年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的一个精简版。“缩水”掉的部分包括作为前导的鼓乐队、卫国战争方面军纪念军旗的展示,以及一度吸引大量关注的外军方队。

2

  △ 士兵手擎卫国战争胜利旗和俄罗斯国旗接受检阅

  在徒步方阵出场的顺序上,沿袭了20年来的传统:首先由第154“普列奥布拉仁斯基”独立警卫团(俄军官方仪仗队)护旗队护送俄罗斯联邦国旗、卫国战争胜利旗——也就是1945年插上柏林国会大厦的那面著名红旗的复制品,原件现在作为文物收藏于博物馆——以及俄联邦武装力量旗出场,紧随其后的是该团第1仪仗营仪仗连以及克里姆林宫团(总统警卫团)所属的骑兵护卫营。

  再接下来是来自各军兵种著名军校的方阵,顺序依次是少年军校、士官候补生、各兵种军官学院和专门研究院。

  军校学生之后,是各兵种代表部队以及特殊任务学校方阵:第98近卫空降师,西部军区第6特战旅,“苏联元帅谢苗·铁木辛哥”工程兵和防核生化军事学院,第1防核生化特种旅,铁道兵第29、第38独立旅,“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独立摩托化师,紧急状态部民防学院,莫斯科边防军学院,“米哈伊尔·加里宁”第2近卫塔曼摩托化步兵师,第27“塞瓦斯托波尔”独立近卫摩托化步兵旅等。

  塔曼师是一支政治色彩浓厚的部队:1991年“8·19事件”中,紧急状态委员会曾命令该师开进莫斯科、实施戒严,但被支持叶利钦的民众所拦截。两年后,当已经成为俄联邦总统的叶利钦与议会决裂时,塔曼师率先炮击了议会所在地白宫。

  作战部队之后,压轴的是俄联邦军事科技大学和莫斯科军事指挥训练学校的两个方阵。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捷尔任斯基”师,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支部队性质的独特性——捷尔任斯基是克格勃的前身“契卡”的创始人,而“捷尔任斯基”师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月革命爆发后不久,为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提供警卫任务的第1汽车作战分队。

3

  △ “捷尔任斯基”师

  苏联时期,该师一直是国家政治保卫总局下属的内卫部队,极其神秘,除去负责领导人和大型活动的安保外,也编有执行快速反应任务的小股特种部队。今年4月,普京决定将原内务部队扩编成新的国民警卫队,“捷尔任斯基”师随即成为这支新武装的模范单位。国民警卫队被认为是普京强化国内控制、应对恐怖主义以及可能的政治反对派的支柱力量,这样看来,一旦未来数年俄国内出现社会和政治动荡,“捷尔任斯基”师的出镜率将会非常之高。

  此外,现役女兵排首次出现在红场上的老兵和政要面前。

3

  △ 俄罗斯现役女兵首次亮相红场阅兵

  ■ 参阅装备方面,2016年胜利日阅兵有何看点?

  阅兵,是一种尽可能张扬地突出固有优势、回避弱项的展示。

  相比2015年“爆发式”地展示新武器(RS-24“亚尔斯”型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阿玛塔”系列通用战车平台,苏-35S第四代半代半战斗机等),2016年的胜利日阅兵式亮点相对较少。但应当注意到,阅兵式本身就是一种有选择、有目的地展示自身武装力量,借以投射国际影响的途径;关键不在于展示的武器类型,而在于这类武器能给假想敌以及潜在的战略竞争者产生的印象。

5

  △ RS-24“亚尔斯”型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

6
  △ “阿玛塔”系列通用战车平台

7
  △ Su-30SM和Su-35S型战斗机飞越红场圣瓦西里主教座堂

  在这一点上,俄罗斯一向是高手——若从军工体系的完备程度、武装力量的实际投送范围和速度乃至支撑高烈度、长时期局部冲突的能力看,俄罗斯与美国早已不在同一水平上,就是相比苏联解体初期也在持续的衰弱和下滑过程中。但在战略核打击力量、地面武力以及战术航空兵方面,俄罗斯仍有其独特的优势。

  苏联解体后,两代俄罗斯领导人对战略核打击能力的执念尤其值得一提:在经济实力和全球投送能力远不及美国的情况下,叶利钦和普京皆认定凭借数量差距较小的核武器仍可争得一定话语权。因此,即使是在常规武力转型资金不足、旧式核导弹的妥善程度也值得怀疑的情况下,莫斯科依然坚持全方位发展陆、海、空三位一体的核力量。

  除去去年已经亮相的公路机动式洲际导弹RS-24“亚尔斯”、老而弥坚的图-95“熊”和图-22M3“逆火”战略轰炸机外,参加2016年阅兵的还有“海盗旗”系列战略轰炸机的最新型号图-160BM1。乌克兰危机之后,“熊”和“海盗旗”频繁亮相于北约成员国甚至美国海岸线附近,以显示俄罗斯威风犹在。这是一种独特的“影响力最大化”策略:尽管核力量对提升俄罗斯最急需的常规快速反应能力并无帮助,却是最吸引眼球的。

  常规武力、尤其是装甲力量和防空力量的展示则是另一项重点,“阿玛塔”系列通用战车平台、2S35型自行榴弹炮、“道尔”M2U和“山毛榉”M2系列机动式地空导弹在今年的阅兵式上依然会如常出场,这和2008年以来俄军在南奥塞梯以及乌克兰东部的良好表现是吻合的。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俄罗斯之所以会选择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作为展示“大棒”的场域,恰恰是因为地面力量和战术空军是整个俄罗斯武装力量中维护状态最好的部分,且对格、乌两国具有明显的技术和数量优势。但从更大的范围看,莫斯科已经错过了按照地区强国的定位合理规划和调整武装力量的最佳时机。

  在对叙利亚的空中干预进程中,由于缺乏远航程、多用途的水面支援舰艇和足够数量的战略运输机,俄军往往难以在第一时间将实施大规模军事打击所需的人员和物资投送到遥远战区;即使勉强为之,成本也势必极为高昂。这些都是阅兵式所展现的“兵强马壮”无法化解的痼疾。

  更重要的是,在核力量占据过多预算、整体财力则因油价下滑和国际封锁大受打击的情况下,俄国斯新型常规武器的量产和采购已经陷入长期困境。若无印度等国外买家的参与,“阿玛塔”平台、苏-35S战斗机等新装备真正进入一线部队的进程将极为缓慢。浮夸的国际影响力难于兑现成现实战斗力,将是日益困扰莫斯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