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要怎样当教师和医生?

2016年05月11日 14:33 来源:财新网 作者:杨恒均

  很高兴今天我们几个聚在一起,谢谢小刘博士,专程坐火车赶过来,今后不要这样,我经常到处跑的,事先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们有机会见面。再说,观点交流可以靠电子邮件,我也比较喜欢。你们几个都是北大、中大和暨大的硕士和博士,所以我今天就不班门弄斧了,我们聊点浅显的东西吧。刚才发现你们都有出国经历,有两个还有海外学习超过半年的履历,我看就从海外入手,我还是先讲两个小故事……

  中国文化又惹祸了……

  最近澳洲出了一件事,由于这件案子还没最后判决,我就隐掉一些细节。一位从中国大陆移民到澳洲的外科医生,为了孩子能够考上精英中学,给学校老师送了两次信封,信封里总共装了2500澳币(相当于一万多人民币)。为什么要送钱呢?很简单,澳洲学校的考试不象中国一样决定胜负就在最后的升学考试。澳洲学校平时就会根据一些考试和老师的观察给学生打一个分数,这个分数和升学考试的分数一起,才能决定孩子到底上什么学校。

  这样说你们就明白了为什么要送钱吧?因为老师给孩子打的平时的分数至关重要,哪怕最重要的升学考试比别人差一点,平时的分数打得高,也可以平衡一下。这个搞法是我儿子当时考精英中学的时候我才发现的,发现后我就冒了一头冷汗,乖乖隆的洞,原来我儿子是否能够上澳洲最好的精英中学不光看考试成绩啊!那我可怎么办?要知道,儿子的老师都是白人,澳洲又一直没有完全消除种族歧视,在这种情况下,我儿子怎么可以在平时的分数上和白人小孩PK?

  但这就是澳洲考试制度,人家不会因为我的担心而改变。说到这里,你们一定明白了,澳洲的这个升学制度绝对不能在中国实行,否则,后果很严重啊——中国最富有的阶层肯定是人民的教师了,你想,一个老师每年都教五、六十个学生,那每个家长还不争先恐后给老师送红包?很可能红包里的钞票越来越厚……

  这种事没有在澳洲发生。而且,这个制度实行至今,大家还真没有发现有哪一个老师严重偏心到影响孩子升学的。也没有听到有家长为孩子平时的成绩同学校当局扯皮的。当然,如果你到澳洲精英中学去看一下,你就知道我所说属实。如果真有歧视的话,那白人老师一定是在歧视白人孩子——因为澳洲最好的精英学校基本上被亚裔和华人孩子占领了。很多白人家长看到这一情况,都酸溜溜的难受。

  好,回到我们的故事。那位从大陆移民去澳洲的医生给孩子的老师两个大信封钞票时,还夹了一张纸条,意思是,我很想看到我儿子的各科成绩(特别是英语)都有显著的提高……

  这位医生送完红包后以为没事了,可不久廉政公署来找他了,接下来是起诉,现在这个案子已经惊动了整个澳洲。在澳洲法官看来,这是赤裸裸的贿赂,是一种严重的犯罪。原来,送了信封离开后,那位打开信封的澳洲老师傻眼了,立即报警了。对于这位老师来说,身为老师,教育学生是自己的责任,而一视同仁更是教师的基本职业标准,收下这些钱无疑是对教师身份的玷污,如果受这些钱支配,那就是有可能是犯罪了。

  这件案子对那位医生很不利,据说已经输定了。说实话,我对那位想孩子考上精英中学的外科医生充满同情,想一下当初的我,如果能够送几万块钱可以让孩子进精英中学,我也会做的——要不然,孩子考不上精英,你得送他读私立学校,知道读完高中需要多少钱吗?——五六十万人民币。

  按说,我本不应该拿这件案子说事,显得幸灾乐祸,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有件事让我很不爽。那就是在这位大陆的移民医生为自己辩护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刺痛我的话。他在法庭上解释,他不是行贿受贿,只是为了感激老师对孩子的照顾。就在大家对这种说法半信半疑的时候,他补充说,这是我们中国文化,这是我们两国文化差异造成的……

  这次我又被雷到了!本能意识到,中国文化又惹祸了!以前有人说我们的国民的陋习是文化决定的,现在更牛了,行贿老师也是文化惹的祸。

  不错,我们中国的孔老二确实说过,去见老师啊,带两条干鱼吧。这就是表示我们尊师的方式。可文化是前进的啊,西方在学校没有公立公办的时候,你要拜师,你要学手艺,也要送礼、送钱的,甚至被剥削劳动啊。可那是旧社会啊。现在全世界都与时俱进了,你怎么还在拿所谓中国文化为自己辩护?现在中国大陆的家长据说为了让老师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也是要请客送礼的,那些老师难道不是本来应该照顾好你们的孩子?我想知道,有哪一个家长在给孩子的老师送礼的时候,认为这是我们的文化迫使他们这样做的?

  再说,澳洲有三十万华人华侨,还有第二个中国家长封了2500澳币给老师作为感谢?难道我们这三十万澳洲华人华侨就都没有文化了?

  这位华人在国内是外科医生,这就让我想起了一些更不愉快的事。十五年前,帮一位香港朋友在国内联系外科医生动脑部肿瘤的手术,交了昂贵的费用后,医生暗示手术时还要送红包,最后那位香港朋友哆哆嗦嗦地送出了一万元的大红包,手术很成功啊。

  现在据说,外科医生在中国动手术都要收红包,否则你就要担心他们在你亲人身体上划下去的刀子是救命的还是要命的,而我们那位移民到澳洲的外科医生,一定受到这种“中国文化”熏陶……

  再讲一个澳洲全民医保的故事……

  不好意思,我一讲故事就啰嗦了,不过,小刘博士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专门来看我,所以,我还得多讲一个故事才对得起他。我讲一个澳洲全民医保的故事……

  澳大利亚可能是世界上全民医保做得最好的国家,远远强过美国,这也是我把儿子放在澳洲不放在美国的原因之一(笑)。在澳洲只要你拥有一个医疗卡,看病基本都不要钱。而且,所有的医生只要看一个病人,就收三十多澳币(相当于一百多人民币),这钱从哪里来?当然是由国家医保那里出,也就是全民上交的税钱的一部分。

  这个制度好不好?当然好,你们发现我每年都偷偷去几次澳大利亚吗?我去干吗,去看病啊——开玩笑的,别当真,我除了有时身体有些虚之外,啥病都没有。

  可我当时一知道澳洲有这样的全民医保的制度后就暗中为澳洲政府和人民捏了一把汗,为啥?因为这个制度实在太大方了,如果稍微不小心,就会有人钻漏洞,澳洲政府受不了的,最终吃亏的还是澳洲纳税人。

  可我担心了好久,都没有问题出现,就在我不再担心的时候,却突然爆出了一件案子,惊动了澳洲,更雷到了我——因为我的担心成真!

  原来,一位不良医生和自己的亲戚朋友(好像还包括街坊邻居)串通好,于是那些亲戚朋友每天就不停地来“看病”,(可能有时根本不用来,只提前或者事后签一个名),于是这位澳洲医生一天竟然看了一百多位病人——大家算一下,一百多个病人,每看一个那医生就收相当于一百多元人民币的诊金,这位医生一天收入多少?一万多元人民币啊!按照澳洲全民医保的规定,来看病的病人如果收入没有达到一定的数字,一分钱也不用出。那么就是说,那位不良医生每天欺骗来的钱都是从澳洲政府国库里拿的钱,也是澳洲老百姓交上去的税金。

  这正是我当时了解到这个医保制度后担心的。你们还别说,我很有点佩服自己,我发现在找制度漏洞方面,我还真有一套,有时比外国人还更了解他们自己。哈哈,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还是言归正传,虽然澳洲至今公开的只有这一例,而且已经得到了严肃的法办,可这漏洞还在那里,想一下,是不是很可怕?

  但你不用担心,在澳洲这种制度性的漏洞还有很多,可去钻这个漏洞的人却越来越少,少到几乎没有。

  我的两个故事一个涉及教育,一个关于医疗,都是国计民生中最重要的,我讲完了,现在轮到你们给我讲故事了。讲什么故事?当然是讲中国的故事,可大家都知道,当一些事情太普遍也太普通的时候,就不再是故事了。所以,估计你们不会向我讲中国家长给老师送礼,或者中国医疗卫生战线屡见不鲜的腐败故事……

  中国有更多的故事,我期待你们这些硕士、博士讲给我听……

  中国当然有很多这种让人难受的故事,我们就不在这里讲了,我最怕和人聊天的时候,大家一个比一个激愤,纷纷数落社会和政府。所以啊,我今天给大家讲开心的故事,让我开心的故事。

  这次回家乡湖北随州市万和镇扫墓,教育站的亲戚请我们吃饭。闲聊中,我才知道,过去三年政府在教育上加大了投入,特别是对教师工资(虽然这次还没有能够完全和公务员看齐)和贫困学生的投入,实在是大了很多。我当场调查,掐指算了一下,发现不应该有学生读不起书了。我真很高兴,也很激动。后来又了解到,一个镇上连一个副处级的公务员都没有,而相当于副处级的教师就多达二十多个,他们可都是从国家财政拿副处级的工资啊。你算一下,这可不是一笔小开支。

  我再强调一次,我很感动,很开心,这不正是过去多少年,我们一直在呼吁政府做的吗?我又接触了一些教师,他们也感觉不错,至少比以前强多了。当然,唯一破坏这种良好感觉的是:扯,公务员哪里靠工资啊,他们靠的是贪污腐败啊……

  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我立即问,那现在教师收入稳定,马上可能超过公务员(按照教师法,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但这次公务员加薪,教师却没有加),那么,不是很多人想当教师了?一位教师说,现在都冻结招收新教师了,今后可能要由上面统一安排。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因为根据我的经验,当这个职位美美的有如公务员一样的时候,那就大事不妙了。因为有些有权有势的人就要把自己七大姑八大姨招进来,天啊,这难道不是中国的常态?看看全国各地的公务员招收,你真以为没有腐败了?很严重的。不过,他们招收一些亲戚朋友把国家治理乱,我倒无所谓,现在如果他们以教师职位是肥缺而开始搞腐败,那受害的可是孩子们啊。

  你看,这就是我的思维方式,但愿我是杞人忧天。不过,我还没有时间担心,又有高兴的事儿了。就在我刚刚回到广州时,又听到一个好消息,医保方案公布了……

  各位,我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虽然只匆匆扫了一眼,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医保方案和前几天公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都是很让人鼓舞的,至少可以这样说,是和国际先进文化和生产力接轨的重要一步。

  特别是医保方案,我能够感觉到,如果成功执行,十几年后,我们国家的全面医保真不应该亚于西方国家如澳洲。你们别笑,这可重要了,你们还年轻,可我那时可老了,如果有了完善的全民医保,我就不用偷偷摸摸跑到人家国家去看病,去很不光彩的花人家纳税人的钱看我在中国得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病,哈哈……

  可是,各位,看完这份医保,我就笑不出了,不是这医保计划不好,而是我突然想,这医保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从长远来看,几乎可以和西方国家如澳洲相媲美。可问题是,我们有适应这种从外面引进的全面医保的“文化”和“制度”吗?这种从外面引进的制度肯定是有漏洞的,可如果我们没有那样的制度、那样的道德水平,那样的职业道德标准,那样的环境,那样素质的民众……情况会如何?

  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现在中国医生的职业道德,我看过几次感冒,知道他们怎么样不顾职业道德,只想让我多给他们钱买一些根本不需要(甚至对我身体有害的抗生素等)的药;你也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说过,有些医院为了增加收入,去请那些退休的有医保的老人来“住院”,不用打针吃药,医院招待他们免费的午餐。只要他们说自己住院就可以了,为啥?因为他们住一天院,医院就能够从国家那里多拿上百元的补助……

  好了,不忍心再说下去,不过刚才忘记说教育问题。我们都承认,中国的高考比科举还要残酷,害得我现在还在做高考的噩梦,很多人呼吁取消高考,学习西方,重视学生平时的成绩,以及重视学生全面发展,或者由各大学自主招生——

  各位,千万使不得啊!就凭我们那些“人民教师”的素质,以及大学腐败的记录,你真认为取消高考后他们不把大学弄成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家族祠堂?

  路在哪里?

  你们很吃惊,刚才几位的插话我也明白,你们不理解我了,为什么一直很乐观的我今天讲了这么多悲观的东西?莫非我怀疑中国的文化不行?莫非真的是淮橘成枳?莫非中国特色注定我们啥都学不好?

  我在外面不讲这些东西,就是害怕无法理解的读者受到影响,悲观失望了。但你们不但是硕士和博士,还大多出过国,所以我就讲悲观一点,你们也受得了。

  前段时间有网友听到上面有人反对普世价值了,就很悲观,我说,别悲观,你期望人家讲什么?再说,查其眼,也不要忘记观其行嘛。我们一定要苦中作乐,要看到进步……

  中国政府在改善民生上迈的步子还是很大的,从减免农业税,到土地改革,再到劳动合同法,到人权行动计划,到全面医保,到教育投入……中国很少有政府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出击的,你如果不看到这些进步,那是因为你太精英,那是因为你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民众位置上,因为这些进步虽然都或多或少存在不少问题,却是受到老百姓欢迎的!

  如果我们再深入一点,就会发现,上面这些改善民生的举措几乎都是和国际接轨,都是人家几十年前或者十年前搞过的,我们只是“从善如流“地搬到中国来而已。这其实就是接受普世价值的一种方式,也是普世价值在政策和法规中的一些具体表现。不信?你去读一下国家人权计划,你告诉我哪一条不是普世价值?

  可是,我为什么还忧心重重,是我杞人忧天吗?不是,因为我内心深深地感觉到,我们照搬了很多看上去很好使、也会造福于民众的做法,可在一些本质和根本的方面,我们不想改变……

  什么是本质的?说白了,也就是我这个被人家讥讽为“民主小贩”的老杨头一直痴心不改的那两个东西——制度和核心价值观!

  你们发现没有,上面那些所有有利民生的措施,都是在那些有了比较民主的制度,有了以普世价值为核心价值观的国家得以顺利实行的。我们看到那些规章和做法很好,于是我们就拿过来了,可我们想了没有,我们现在如果不搞体制改革,如果不重建的核心价值观,那些好的措施能够起到作用吗?

  当然我还有一个感觉,可能是我个人太敏感,那些接二连三推出一系列改善民生措施的人好像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好像在赛跑似的。——和什么赛跑?和我们僵化的制度在赛跑,我希望他们能够跑赢,但我的书本知识和个人经验感觉到,胜算不大啊。你不妨自己看一下那些好的东西搬进有问题的制度,让一群没有核心价值观的人折腾后,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劳动合同法我就不提了,提起来就烦,一个西方用起来很好的制度,到中国就行不通了。教育我也暂时不说,你们等一段时间自己去观察。我就简单说一下我对全民医保的担心吧。

  西方实行全民医保的国家,医院大多是私人的,私人投资医疗也是主流,所以就有了竞争,有了竞争,就有了选择,也就保证了医疗的质量。我们呢?公立医院始终是独大,也掌握在老大哥手里,谁来保证质量?在全民医保的盛宴下,有很大问题的。

  当然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大的制度,如果没有很好的制衡和防腐败的机制,加上“中国文化”造成的有一点小权就要贪污腐败一下的中国特色,我很想知道,中国这种穷国,有多少钱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到后来,一定会出现没有病的人发了大财,有病的人得不到很好的治疗。中国大制度造成的腐败深入到这种外来的小制度中,最后弄得国家财政紧张,普通百姓又得不到好处,搞不好真要“国破(产)人亡”了。

  如果你们担心我是杞人忧天,那你们对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历史不是太了解,中国改革中很多措施都是非常好的,是和世界接轨的,是意图造福于普通民众的,可是,这些措施都因为我们的大的僵化的制度,而被一些利益集团和少数人劫持了,最后把那些旨在为全民谋利益的政策和措施弄成让让一小利益集团先富起来的遮羞布。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别笑我又扯到“核心价值观”上了。你们也注意到,我们一边和国际接轨,一边拼命把人家先进的东西搬进来(人权啊,劳动合同法啊,全民医保啊,教师待遇啊等等),一边却在那里拼命抵触支撑这些东西的价值观。我担心这样弄下去,大家好像生活在冰与火之中,搞不好会精神分裂的,不行啊,用北京的话说,我们一边搞物质建设,一边还要搞精神文明建设。

  精神文明是什么?就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核心价值观,至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核心价值观,你我心知肚明,我如果再啰嗦下去,又是一个小时,现在,该你们给我讲一下中国的故事了……

  杨恒均 2009-4-16

  这是1984年我在复旦大学读书时勤工俭学到上海四川路的百货公司卖货的照片,当时我的好朋友从国外来(图中女士),特地去我打工的商店买了冰淇淋,引路人围观(当时老外不多)。旁边的姑娘是商店的工作人员,你懂的。我一直对这张照片情有独钟,是因为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政府工作,出国也是在智库什么的,二十年几乎不用正规上班,大多时候一个月写一篇文章就可以领高工资了,几乎没有实际干过体力活,而我个人由于来自农村地区,也许骨子里一直认为卖货才是真正的工作,是踏实的营生,那些政府工作和智库工作啊,都有些不扎实,甚至有点忽悠人。到国外后,我曾经特别想开出租车,可惜时间不够,没有考上,这使得我缺乏一些国外劳动阶层的生活经验,一直无法在英文世界写出好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