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公安厅原副书记受贿案曝武警车牌乱象

2016年05月13日 19:43 来源:财新网 作者:记者 王婧
蔡广辽在庭审中称,当时部队中有不成文的规定:对于和军队合作的地方企业,允许为其办理两副军用车牌

  【财新网】(记者 王婧)军队和武警号牌本来仅供军车使用,一旦社会车辆悬挂这类号牌,就成了车主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号牌把关不严,签发者即可趁机牟利。广东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蔡广辽5月13日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军队经商及军牌管理乱象经由庭审曝光。

  蔡广辽今年58岁,自称在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工作超过20年。检方指控称:蔡广辽在担任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处处长、警卫局局长、广东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期间,涉嫌受贿共计折合人民币约475万元。

  蔡广辽在庭审中认罪、悔罪,他只对某些款项是否应认定为受贿款表示“不清楚”。检方认定蔡广辽属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检方指控包括多个涉嫌受贿事项,其中有3宗提及蔡广辽为他人借用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警卫车牌、办理警官证、武警车辆驾驶证等证件。据财新记者了解,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的警卫车牌属武警车牌,与军牌车同等待遇。

  悬挂军牌车辆免缴道路通行费,违章不受地方交警追究。更重要的是,这些特种号牌让车主显得背景深不可测。军车号牌深得商界人士青睐,就连一些党政机关负责人都以到手一副军车号牌为荣。

  申领军牌有严格规定,就算是军车上路,前提也是执行任务。然而现实情况与文件和纪律存有差距。“假军人开真军车”,近似车主明目张胆宣称自己是法外之人。这是看得见的特权,严重影响军队形象。军队和武警通常以车牌年审和路面纠察作为管理手段,上述现象仍然屡禁不止,尤以军队经商年代为甚。

  蔡广辽为他人借用或办理武警车牌,从1990年代初就开始了。当时允许军队自主经商,军牌管理并不严格。蔡广辽在庭审中称,当时部队中有不成文的规定:对于和军队合作的地方企业,允许为其办理两副军用车牌。即便如此,蔡广辽也承认,他帮助过的人并不符合军用车牌办理条件。

  起诉书显示,1993年至2006年,蔡广辽为一名王姓商人借用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警卫车牌,办理警官证、武警车辆驾驶证等事项提供帮助。2006年10月,蔡广辽以借款索要人民币20万元。当时蔡广辽除任广东省公安厅警卫局局长外,还兼任广东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蔡广辽及其辩护律师对这一单指控没有异议。

  另外两宗涉军牌事项与军队和企业合作有关。蔡广辽的辩护律师称:蔡广辽曾给有业务往来的人借用过武警车牌,今天看来十分错误。但在当时允许部队经商的背景下,此类现象在全国并不少见。

  蔡广辽案带有时代烙印。“允许部队经商本身就是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失误,这种错误不应由蔡广辽个人承担。”其辩护律师说。

  2004年年底,全军启用新式车牌。以此为契机,军队对车牌进行大规模清理。2013年5月,全军再次启用新式车牌,是为又一轮车牌清理。上述两次清理都由原解放军四总部联合发文,其中还规定:非装备的奔驰、宝马等豪华车型一律不得使用军车号牌。

  涉嫌向蔡广辽行贿数额最大的是潮汕商人纪镇武。他被控向蔡广辽贿送人民币60万元、港币160万元,以及以向蔡广辽购买瓷瓶、佛像等“古董”的方式贿送180万元。纪镇武涉嫌行贿案已于4月15日开庭审理,目前尚未一审判决。(详见财新网报道《军车牌、瓷瓶玉佛 粤公安厅副厅长的敛财术》 )■